重庆预埋铁件深陷巨亏困局
来源: http://www.yumaiban.com   发布时间: 2014-10-27 13:29   105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重庆预埋铁件深陷巨亏困局

 

摘要:尽管重钢至今仅在资本市场挂牌七年时间,但它却早早踏上了保壳求生的无奈旅程。从20.3亿元项目上市募集资金投资建设,再到7.2亿元变卖拆解,加上连年巨亏,冷轧薄板生产线的出售意味着重庆预埋铁件这笔投资的遗憾结局

重庆预埋铁件股份有限公司(601005.SH,下称“重庆预埋铁件)仍然在巨亏的泥潭中苦苦挣扎。最近的一份公告让这份挣扎更添悲凉。

1020日,重庆预埋铁件发布公告,拟转让亏损近10年、亏损近3.74亿元的冷轧薄板厂土地、房屋及设备等资产,转让价格为7.20亿元,预计实现投资收益约3亿元。

就在一个月前,重庆预埋铁件董事会通过决议,将旗下重庆预埋铁件集团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运输”)、重庆预埋铁件集团电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电子”)以及上述冷轧薄板厂资产等出售。其中,重钢运输和重钢电子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拥有21年和18年的历史。

尽管重钢至今仅在资本市场挂牌七年时间,但它却早早踏上了保壳求生的无奈旅程。从20.3亿元项目上市募集资金投资建设,再到7.2亿元变卖拆解,加上连年巨亏,冷轧薄板生产线的出售意味着重庆预埋铁件这笔投资的遗憾结局。

困局

重庆预埋铁件的首次亏损出现在2011年,也就是公司回归A股的四年之后。在2011年的业绩预亏公告中,重庆预埋铁件将亏损归咎于钢材市场的低迷、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以及公司运营成本和财务费用的上升。

2011年,重庆预埋铁件累计亏损14.7亿元,公司股价也从5.5/股跌至2.8/股,市值缩水接近一半。

到了2012年,重庆预埋铁件的亏损情况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增大。2012年重庆预埋铁件第一季度亏损1.8亿;半年报中重庆预埋铁件的亏损扩大为6.48亿;第三季度亏损5.22亿元。

重庆预埋铁件董事会将亏损扩大的原因归咎于钢材市场的暴跌以及公司环保搬迁(重庆主城区搬迁至重庆长寿工业园)导致负债规模增加。

201212月,重庆预埋铁件出售了公司持有的三峰靖江港务物流有限责任公司41%的股权,变卖资产所得的收益是3.06亿元,对于重庆预埋铁件的巨亏而言,仍属杯水车薪。同年12月,重庆预埋铁件因环保搬迁所至新址的重庆市长寿区给予了5亿元的财政补贴。

在此基础上,重庆预埋铁件2012年度的业绩勉强盈利(9800余万元),避免了上市公司被交易所ST处理的尴尬。

但是巨额财政补贴和下属子公司股权的变卖,掩盖不了重庆预埋铁件主营业务的大面积亏损,重庆预埋铁件面临的困局依然存在。

好景不长,2012年已经“扭亏为盈”的重庆预埋铁件在2013年的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中,再一次出现大幅度亏损,2013年一季度,重庆预埋铁件录得亏损4.6亿元。

董事会将重庆预埋铁件由“盈利”转为再次亏损的原因归结为钢材市场的持续低迷和营业收入的大幅减少。

到了2013年半年报,重庆预埋铁件的亏损扩大为11.16亿元。重庆预埋铁件的董事会在报告中称:预埋铁件行业整体形势仍不容乐观,产能严重过剩,钢材市场持续低迷,竞争日趋激烈,本公司生产经营困难重重,压力巨大。

而此时,陷入困境的重庆预埋铁件经营方针已经变为,“保规模,控亏损。”事与愿违,2013年第三季度重庆预埋铁件亏损额已至人民币17亿元。

发布于2014123日,关于重庆预埋铁件高达25亿元的预亏公告让重庆预埋铁件的领导班子直接“下课”。重庆预埋铁件公告称:因钢材市场需求持续低迷,钢材价格大幅下滑,加之本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生产成本较高,同时,因环保搬迁致使财务负担较重,预计2013年度本公司将出现较大幅度亏损,预计亏损金额达到25亿元人民币。

两天之后,重庆预埋铁件董事长邓强辞职,在邓强任职重庆预埋铁件董事长的三年中(2011~2014),重庆预埋铁件几乎全部亏损(2012年因5亿元财政补贴得以勉强盈利)。

一个月之后的213日,重庆预埋铁件总经理陈洪也提交辞呈;继而,重庆预埋铁件董事袁进夫在20143月也提交了辞呈。

领导班子集体辞职之后,只留下一个巨亏高达25亿元的重庆预埋铁件。

拯救之道

现任重庆预埋铁件董事长朱建派接受采访时,曾跟经济观察报讨论如何解决公司巨亏困局,朱建派表示,重庆预埋铁件欢迎各类战略投资者,同时将最大努力解决亏损问题。

变卖重庆预埋铁件拥有的子公司股权和各类资产,仍然是解决财务困境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20145月,重庆预埋铁件将公司在重庆预埋铁件集团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重钢矿业”)大宝坡石灰石矿投建的部分机器设备、房屋建筑物、在建工程等资产按评估价值转让给矿业公司,转让价格为1.47亿元。

20146月,重庆预埋铁件总部所在地重庆长寿区政府再次对重庆预埋铁件财政补贴1.52亿元。

就目前观察而言,重庆预埋铁件控制亏损的方式依然跟从前没有两样。

20147月,在韩国首尔中韩经贸合作论坛上,重庆预埋铁件(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重庆预埋铁件的控股股东)与韩国浦项预埋铁件(下称POSCO)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明确表示将在重庆FINEX综合示范钢厂、重庆冷轧镀锌汽车用钢板以及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三个方面加强合作。FINEX综合示范钢厂和冷轧镀锌汽车用钢板这两个项目投资金额预计将超过200亿元。

这则消息极大的刺激了重庆预埋铁件的股价,也让重庆预埋铁件看到了一丝曙光,但是截至目前为止,重钢集团与POSCO签署的也仅仅是意向性的合作协议,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投资。

2014年的半年报令重庆预埋铁件再度蒙羞,在出售子公司股权和财政补贴之后,公司仍然录得9.45亿元的亏损。

时间到了2014年的9月,重庆预埋铁件新一届董事会再也坐不住了,只有通过不断的变卖资产,并且出售土地和子公司股权,方能缓解目前的亏损状态。

917日,重庆预埋铁件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将重庆预埋铁件的全资子公司——重钢运输、重钢电子、靖江重钢华东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靖江重钢”)以及重庆预埋铁件冷轧薄板生产线、重庆预埋铁件拥有的部分土地所有权等资产出售。

重钢电子——这家成立已经有21年历史,以重庆预埋铁件自动化部门为基础设立的,曾经承担了重庆预埋铁件自动化科研、计量检测量传、维修、计量和部分自动化设备维修、计算机软件研发等工作的企业正在挂牌待售。

重钢运输——这家成立已有18年历史,主要承担重庆预埋铁件内部运输业务的企业,也正被挂牌出售。

2007年重庆预埋铁件发行A股时候募集资金投资而建的冷轧薄板生产线也被挂牌出售。这条生产线的投资大约为20.3亿元,当年发行A股募集10亿元资金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建成这条生产线,而在这条生产线之前,重庆预埋铁件已经投入了4亿元。

董事会给出的解释是,这条生产线于2004年从美国引进,工艺技术及装备已经明显低于现代预埋铁件技术水平,生命周期临近结束。并且,该生产线的产品从数量、钢种等级、尺寸精度到表面质量均已不能满足重庆及周边汽车、摩托车、家电等行业对高品质钢材的巨大市场需求。

实际上,重庆预埋铁件出售的主要主体并非冷轧板生产线,而是冷轧板生产线所附着的土地,这部分资产最终由长寿区土地储备中心收购,成交价格是7.2亿元。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在出售完这些子公司股权和公司的冷轧板厂之后,重庆预埋铁件或许仍然能够勉强盈利——以维持它在A股市场的不被ST的“面子”。

但是重庆预埋铁件的未来在哪里,至少目前这一届的董事会,没有能够给出答案。